10070110157d477fe37a5faa6a.jpg

今天,收到一封客人寄來的信,不知怎麼地,

讓我想提起筆,把當初的心情寫下。




那封客人的信
,不到200字吧!而且還把葡鯊錠錯寫成鈣錠,

不管她是寫對寫錯、吃對吃錯,能確定的是,這個產品真真切切地解決了她健康的問題,

看著信上頭的感謝文字,我只想說:


「妳不用謝我,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而且,

我要代替我的外婆跟大家說聲謝謝,沒有她、沒有你們,不會有今天的飛跑。」


2005年12月,因為表姐的婚禮,我從美國飛回台灣。

那時,飛跑葡鯊錠正在衛生署審核的階段,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結果可以出來。

外婆是葡萄糖胺的受益者,不認得字、生病不喜歡吃藥看醫生的她,

卻每天按時食用我從美國帶回台灣的伴手禮。


「也許我可以給阿嬤吃更好的產品,這是身為孫子的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吧。」


當時心裡這麼想,想著想著,就把想法化為行動,

拜訪美國GMP藥廠、研究配方、選擇原料等等,

因為我對產品品質莫名的高標準堅持,一直到產品送回台灣的衛生署審核,

已經三年過去,時間而言,對我不是問題,但是我卻沒想到外婆會走得那麼快。


阿嬤,以後妳就不用吃這些美國的牌子,我在美國自己有做哦,效果比這個還好……


「厚厚厚~~~」

 阿嬤笑著回答,看得出來,她是很以我這個孫子為傲的。


參加完婚禮,開車要離開高雄時,阿嬤照例走到車窗旁跟我揮手道別,

交待開車要小心、回美國後要好好照顧身體等這些年輕人會覺得很囉嗦的話,

說著說著,阿嬤眼眶忽然紅了,眼淚也噗簌噗簌地掉下來。

三個禮拜後,在美國忽然接到阿嬤過逝的電話,

當時我只想到,阿嬤邊哭邊說著那些「囉嗦的話」,

而我強忍著淚水跟阿嬤說再見,竟然會是與阿嬤訣別的最後一 面,

也許,當時阿嬤已經心裡有數,而我卻渾然不覺。


那個畫面,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喪事過後兩個月,飛跑正式在台上市,令我遺憾的是,

我永遠都不會有機會親手把這個禮物交到阿嬤手上,

我永遠都不會有機會親耳聽到阿嬤稱讚飛跑的好。


我想謝謝這四年來一直支持飛跑的消費者,你們的肯定,你們的鼓勵,

讓我瞭解到這些堅持是有價值的,雖然阿嬤無緣吃到飛跑,

沒有辦法驕傲地跟街坊鄰居說這是 我孫子做給我的,

但我自己知道,阿嬤已經借你們的口來對我傳達訊息。


這些訊息,我銘感五內,就像今天收到的信一樣,

我會好好保存,堅持飛跑應該走的路。

2010年7月1日

小飛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