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的孩子.jpg  


據說小編是個完美主義者,尤其是在外表上。

不管有沒有睡過頭,每天上班前一定要把妝仔細畫好、頭髮梳好;對於哪雙鞋配哪件衣服,耳環項鍊有沒有搭配得宜,這些小細節都是斤斤計較,小編的生活裡很難接受不好看的東西,對於身材、穿著的堅持,據身邊朋友的說法,是走火入魔,不過小編覺得,自己頂多是有點龜毛,要說是完美主義倒是言過其實了。

說到完美,不曉得大家身邊有沒有這種完美主義者,在工作上對細節極盡要求,做決定時猶豫不決,小編過去有個同事就是這樣的人,常常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把大家搞的雞飛狗跳,不過有天,這位同事跟小編大吐苦水說 : 「你們別再抱怨我了,身為一個完美主義者,我比誰都痛苦。」,你看,完美其實一點也不美,是會讓人感到痛苦的。

把事情做到完美,這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動力,但什麼叫做完美 ? 標準是怎麼定出來的呢 ? 

之所以會提到「完美」,其實是小編最近讀了劉炯朗博士的書《一次看懂自然科學》,裡頭有個章節叫做「完美的追求」,內容非常有趣,也發人深省,所以小編特別節錄了這個章節的內容來跟大家分享。

關於「完美」,劉教授並沒有提出什麼振聾發聵的見解,但卻丟出了許多值得深思的問題。

所以,當我們充滿信心說 : 「人定勝天」時,也許該好好深思,「勝天」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 是求生存,還是求超越 ? 人定與天定,如何定義 ? 界線又在哪裡呢 ?

以下就來讀讀劉炯朗教授的文章,看看會不會什麼不同的想法吧。

完美的追求

2007年8月,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舊金山巨人隊的球員邦茲(Barry Bonds)擊出了他在職業棒球生涯中第756支全壘打,打破了100多年歷史的美國職棒大聯盟紀錄,原來的紀錄保持人是艾倫 (Hank Aaron)在1976年建立的755支全壘打,這是個不容易達到的里程碑。<--(邦茲創下紀錄的那年,小編正在舊金山,舊金山真是個美麗的城市啊,尤其是在漁人碼頭上慢跑的帥哥....好像離題了。)

但是,許多棒球迷,尤其是老一輩的棒球迷,認為邦茲這個紀錄是有瑕疵的,因為邦茲曾經被懷疑使用可以增強肌肉發展、被大聯盟禁用的藥物類固醇,所以,這些球迷認為他的紀錄不是完全來自「真正天生的實力」。同一年,在自行車環法賽中,好幾個參賽選手都被取消資格,因為藥檢結果顯示他們使用了可以增加體耐力的被禁藥物。這兩個例子都是體育界經常遇到的情形--運動員使用藥物來提昇競爭的體力。<--(當時棒壇除了禁藥醜聞外,還有個惹人非議「空心棒」,在球棒上做點手腳,讓球飛的更遠,更有機會創造安打。)

不一樣的選擇

接著,我再舉兩個不同的例子。幾年前,美國一位失聰的女士,希望能有個失聰的兒子,費了好些力氣找到一位五代都是遺傳失聰的男子,請他捐贈精子,果然如她所預期,生下一個失聰的兒子。這件事引發很多負面反應,認為他不該刻意把生理缺陷傳給兒子。這位女士的回應是,失聰不必被認為是種缺陷,失聰的人生活在一起,是個緊密的結合,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嘗不是一個美好的社會群體。

差不多在同時,美國最有名的幾個長春藤大學的學生報紙,登了一則廣告。有人願意用5萬美元的代價,徵求卵子的捐贈,捐贈者身高必須超過170公分,有運動員的體格,沒有重大疾病的家族史,進大學SAT考試分數在1400分以上 -- 那是可以進哈佛大學的標準。許多看到這則廣告的人,都覺得這是可以認同、沒有太大爭議性的想法。這兩個例子有個很明顯的共同點,就是父母親從遺傳的觀點,主動選擇自己想要的下一代。<-- (這個例子感覺上跟婚友社有異曲同工之妙,小編回家的路上常常會經過一家婚友社,招牌上寫著「科技心,醫師情」,很明顯的這些媒合姻緣的仲介業者已經在社經地位、智識上做了某種程度上的篩選,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這就是基因學的核心啊。)

隨著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的發展,如今我們已經有足夠的資訊、藥品、工具和方法來影響生理和心理狀況,包括治療疾病,提升能力,控制監管和選擇預設的後果。面對科學所帶來前所未有、影響力可能非常深遠的機會,怎麼做選擇,是非常複雜的社會、倫理、道德問題。

在不同的個案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選擇,我們不能概括地站在一個極端,用純科學的觀點,追求所謂最完美的結果,何況,最完美的定義往往是模糊、因人而異的。但是,我們也不能概括地站在另一個極端,堅持一切順其自然,排除任何科學和技術的助力和干預。我想用些例子來指出,許多的決定和選擇,不可能被清晰地一分為二,是或者非,正確或者錯誤。許多過去作為決定和選擇的理由,今天已經不在存在;許多今天作為決定或選擇的理由,未來很可能不會再接受。我們得不斷思考和調整。

以下幾個例子位我們指出,治療生理機能上的疾病和障礙,跟提升本來是健康正常的生理機能間的分界線,不再清晰明顯。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論點是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都可以應用在治療疾病上,其實這本來就是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研究發展的初衷,但這些藥品和技術可以應用到沒有疾病、健康的人身上嗎?醫學上已經開始發展一種合成的基因 (synthetic gene),注射到白老鼠身上後,可以增強肌肉的發展,避免萎縮衰退,這種基因的發展目的是治療人體肌肉萎縮老化的疾病。但是,打棒球、踢足球、舉重的運動員,是不是也可以使用這種基因療法來增強肌肉呢 ? <--(誰能夠來界定治療與提升的界線呢 ? 當一項突破性的發明偏離了初衷,是否應受到質疑 ? 看起來,這已經不是科學能解答的部份了。)

在大腦記憶和認知方面的研究,原始的目的是治療失智症 (dementia),包括老人失智症 (Alzheimer's disease)。但是,差不多十年以前,科學家已經知道如何改變果蠅的基因,增強它的記憶能力,也成功在白老鼠身上植入跟記憶有關的基因備份,這些備份不但能夠增加白老鼠學習和記憶的能力,甚至可以等到年齡大、記憶力衰退的時候,才啟動使用。大家馬上就想到,有了這種為治療記憶力喪失或衰退的藥物和方法,學生考試前背書,法官出庭前要把法律條文記住,生意人出國作生意前要先把英文 、法文複習一遍,只要一粒記憶力大補丸,就會有很大的助力。反過來說,在記憶力方面的研究,也可以消除過去例如戰爭、意外事故等悲慘記憶。或許,仍深陷痛苦中的失戀情人,只要到超商買顆消除痛苦記憶的特效藥,就可以走出深淵。<--(劉德華有首歌叫做忘情水,作用大概跟失戀丸差不多,小編年輕的時候也有失戀的經驗,失戀的痛苦就算時間已經過了很久還是很刻骨銘心,當時如果真有失戀丸,小編肯定傾家蕩產也要買來,但事過境遷之後,現在再問小編,小編就會很慶幸自己很勇健地走了過來,其實,擁有痛苦回憶還是很不錯的一件事,人生要苦樂參半才會有趣,能有個見證自己成長的軌跡好像也不全然是壞事啊。)

再者,對於發育遲緩落後的小孩,生長荷爾蒙促進身高發展,那麼,假如一個健康正常的小男孩,想長得像姚明那麼高去打NBA,一個健康正常的小女孩,想做個高挑的模特兒,那麼他們可不可以使用生長荷爾蒙呢 ?

把前面幾個例子綜合起來,我們可以看到,現代醫學、生命科學和基因工程的發展,帶給我們幾個層次的可能性 : 第一、治療疾病,就是要恢復正常;第二、提升能力,那就是超越正常;第三、控制和選擇我們所要的,也許就是近乎完美吧。

醫學研究的目的,本來就是要治療疾病、救人活命。所以,一個很單純的看法是,生命科學的進步和發展,可以讓我們治好更多的病就活更多的人,我們應該永遠站在一個極端的立場,沒有任何別的考量,儘所能去治療一切病患,然而到了二十世紀的今天,科學;社會、經濟各種因素綜合起來,保健治療不再是個單純的議題。

首先,新的醫藥和治療方法的發展,需要很長的時間和大量財力,許多新藥物和儀器價格都非常昂貴。特別在貧苦的國家和地區,並不是每個病人,都有足夠的的經濟能力負擔最好的治療藥物和方法。器官移植是個複雜的例子,哪個病人最需要新器官 ? 哪個病人接受新器官吼的生存機率最高 ?哪個病人有錢去買個新器官 ? 安樂死又是個更複雜的例子,誰能夠選擇安樂死這條路 ? 病人本人、他的家人還是醫師 ? 被動的安樂死是減少、甚至中斷對病人的治療,主動的安樂死等於是用醫藥來幫忙一個人自殺。誰能夠做這種決定 ?這類決定的醫學、倫理、社會、法律責任歸屬又是為何 ?

能救命,也會害人

接著,讓我從藥物治療病人疾病這個層次,轉到用藥物來提升健康正常人能力的這個層次。

治療一個病人疾病和提升一個正常人的能力,兩者間的界線並不一定非常清晰明確的。因此,用醫治肌肉衰退的要來幫助運動員發達肌肉,用生長荷爾蒙來幫助小孩增高,用醫治老人失智的基因移植方法增進記憶力,都還是有爭議的議題。不單是醫學上的問題,也牽涉到社會、倫理、道德的判斷。

反對將藥物用來提升健康者能力的原因之ㄧ,是這些治療的藥物和方法都可能有不良副作用。有病的人不得不權衡輕重來使用,健康的人當然不應該使用。我們可以預期,沒有不良副作用的藥物一定會陸續出現,如何在正面的能力增長和負面的不良副作用間做出取捨,每個人也都可能有不同看法。<--(嗎啡可以有效緩解癌末病人的痛苦,但對正常人而言卻是有上癮之虞的毒品,物質的本身並沒有絕對的是與非,所有的意義都是使用的人賦予上去的,說穿了,所謂的兩面刃,癥結點都是「人」啊。)

另一個反對的理由是,使用藥物來提升能力是違反自然的。在某些情形下,尤其是在運動競賽,更可能是不公平的。然而,這個說法有許多模糊的地方。高爾夫球界的明星老虎伍茲 (Tiger Woods) 視力非常弱,1999年他接受了角膜手術來改善視力,手術後,一連贏了5場比賽,沒有人埋怨這是不公平的。在好些運動項目裡,包括美式足球、舉重、相撲,運動員的體重是個重要因素,因此使用類固醇的藥物來增重視被禁止的。但是,吃牛排、漢堡、馬鈴薯和大米,何嘗不是有同樣的作用和目的呢 ? 對長跑和騎腳踏車的運動員來說,因為紅血球有儲存氧氣的功能,增加血液中紅血球的濃度,有助增強持久的耐力。人體的腎臟會產生一種荷爾蒙叫做EPO,會刺激紅血球的成長,現在已經有人工合成的EPO,注射到腎臟功能衰退的病人身上,能刺激紅血球的增加。對長跑和騎腳踏車的運動員來說,這是禁藥。可是,有些到高山地區訓練的運動員,因為當地空氣稀薄、氧氣比較少,他們體內的紅血球會因而增加,的確有不少長跑運動員會在比賽前到高地受訓。賣跑鞋的耐吉公司(Nike),特別設計了一個屋子,裡面的空氣氧氣含量比較低,和高山稀薄的空氣類似,同樣可以促進紅血球成長。那麼,在這間屋子裡受訓的運動員是否違反了運動規則呢 ? <--(2005年,七屆自行車環法賽冠軍蘭斯.阿姆斯壯遭到法國媒體指控他於1999年所留下的6份尿液樣本中,檢測出EPO這種禁藥成分,由於當年檢測EPO的技術並未成熟,所以遲至05年才檢驗出來。其實,EPO原名”EPOGEN”,是一種增加血液中紅血球數量的藥物,用途為抗貧血,正常人使用會造成血液的病變、甚至中風。阿姆斯壯在1996年罹患睪丸癌,而且已擴散至肺部,退出自行車壇並進行了4次化療後,於98年再度復出並連續七年奪得環法賽冠軍。根據阿姆斯壯的說法,由於化療重創血液,他的血球容積比在當時降到25,遠低於平常值的46,必須要服用EPO才能存活下來,所以這個指控的真實性其實有待商榷。不過小編個人覺得,以一個曾經罹患癌症也歷經化療及重大手術的人而言,會再選擇使用藥物來增強體能的可能性實在不高,因為大部分浩劫重生的人都會特別怕死愛惜生命才對。)

假如今天市面上有「聰明丸」、「記憶力大補帖」販售,也許有些家長會買給孩子吃,有些家長則會持保留的態度。但是,有多少家長反對送孩子們上補習班、才藝班會有所保留呢 ? 為了提升能力,什麼時候我們會想不可以違反自然,什麼時候我們又心安理得、積極努力地勝過自然 ?


大家看完劉炯朗教授的文章,是不是也產生了一些想法呢 ? 有時候想想,人為什麼要勝天 ? 勝了天又如何呢 ? 小編的想法是,科學講求證據、數字,科學精神就是找出真相,但當道德、倫理、責任與科學通通混為一談的時候,在享受文明帶來的好處的同時,也許我們也該反思ㄧ下,合理的份際在哪裡 ? 

避免任何一個面向被無限上綱,這是文明在帶來人類生活的便利以及延長壽命的同時,需要致力釐清的重要使命。至於完美是什麼 ? 

小編認為,均衡就是完美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FLEX POWER 飛跑健康世界

小飛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