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反毒得獎海報3.jpg    

 

 

最近媒體有則新聞的標題很聳動 : 去年國人總共吃掉了1億3千多萬顆安眠藥「史蒂諾斯」。這則新聞同時也點出了國人藥物成癮的問題。所以,今天小編就來跟大家談談藥物成癮的嚴重性。

什麼是藥物成癮

「藥物成癮」是指對於藥物不斷使用,已經變成習慣或者達到過量中毒的程度,而且自已無法停止或減少使用的狀況。藥物成癮常會伴隨著明顯的耐受性,及停用後的戒斷症狀。「耐受性」是指不斷使用固定劑量的藥物,而身體對藥物的反應會逐漸下降的一種現象,需要增加藥物劑量,才能得到起初劑量相同的身體反應。至於「戒斷症狀」則為不斷使用藥物後,突然停藥或減少藥物劑量所產生的身體不舒服症狀。

新聞中的史蒂諾斯主成分為佐沛眠(Zolpidem),按照藥品仿單上載明,成人使用量僅為1天1顆,而且期間不可以超過4週。看到這你一定覺得奇怪,不是只吃一顆就好嗎?為什麼有些人會服用超過的危險劑量呢?這就是「成癮性」在作怪,讓人停不下來,而且越吃越多,甚至中毒。

人與動物都會成癮

不論哪一種人種,哪一種文化,都有使用藥物來影響腦部的歷史,從溫和的興奮劑如咖啡因,到帶來強大快感的藥物,如嗎啡,內容五花八門,最有名的例子大概就是中國的鴉片戰爭了。這些藥物(或植物)有的帶有高度的成癮風險;有的會改變知覺,有的會改變情緒,有的兩者都會受影響;更有的使用過量會致命。但不同文化對於這種刺激精神的藥物在使用上有很不一樣的態度與法律規定。

事實上,沉迷精神刺激藥物不是人類獨有的癖好,野生動物也會自發、重複地食用精神刺激性的植物與蕈類。曾有報導指出,鳥類、大象、猴子會特意找尋落在地上自然發酵成酒精的水果與苺子,小編在這篇文章也提到過,在衣索比亞高地,山羊會大嚼野生咖啡果,享受咖啡因的刺激。

但我們怎能確定動物究竟是真的喜歡藥物的精神刺激效果,或只是為了攝取高價值食物而不得不忍受副作用 ? 大衛.林登教授在他的著作《愉悅的秘密》裡提到西伯利亞馴鹿的例子,很值得玩味。

西伯利亞的楚科奇人會豢養馴鹿,薩滿教徒在宗教儀式中實用鮮紅色的迷幻菇類毒蠅傘時,馴鹿也跟著吃。當馴鹿發現白樺樹下長著野生的毒蠅傘,便大口大口吃下,然後搞不清楚方向繞圈,頭部不斷抽動,離開團體愈走愈遠,好幾個小時才回來,毒蠅傘的活性成分是鵝膏蕈氨酸,其中一部份在體內轉化為另一種產生幻覺的物質-- 蠅蕈醇,但只有一小部份的鵝膏蕈氨酸會轉化為此物質,其餘80%都會隨著尿液排出,馴鹿發現,舔食富含這種成分的尿液同樣很興奮,就和吃毒蠅傘一樣,事實上,這種含藥的尿液能吸引四面八方的馴鹿,馴鹿甚至會為了一灘誘人的尿液互相爭鬥。楚科奇人看在眼裡,為了節省採集毒蠅傘的成本,於是開始收集食用毒蠅傘的薩滿教徒尿液,用做快速聚集馴鹿之用,由此可見,西伯利亞馴鹿爭奪含藥的尿液並不是為了營養價值。

精神刺激藥物的分類

人類會尋求具有各種精神刺激效果的藥物,包括有興奮劑、鎮靜劑、迷幻藥、鴉片以及具混和作用的藥物。興奮劑包含了多種化合物,可提高覺醒度與整體心智功能,如古柯鹼、安非他命以及咖啡因。興奮劑通常對情緒有正面效果,但有時會引發焦慮和煩躁;鎮靜劑的效果則是相反,會讓人平靜想睡,協調力變差、反應變慢。鎮靜劑包括有酒精、乙醚、巴比妥酸鹽等;迷幻藥的原發作用則是造成知覺混亂,同時也會造成認知與情緒的複雜變化,而鴉片、嗎啡以及海洛因又是另成一類的藥物,因為這類藥物還有止痛的效果。

不過這樣的分類法並不精確,例如,高劑量的酒精是鎮靜劑,但低劑量時卻有興奮的效果,快樂丸(MDMA)既是興奮劑也是迷幻藥,大麻是鎮靜劑但也會引發輕微的欣快感,抗憂鬱劑,如百憂解、樂復得會讓人心情變好,但這類藥物並不屬於上述五類的任何一種。

從很多方面來看,精神刺激藥物的作用不是我們簡單的分類可以完全涵蓋的,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社會情境,有一項實驗將受試者分為兩組,一組被告知吸食的是效果特別強烈的大麻品種,另一群人則被告知吸食的是比較弱的大麻品種,但事實上兩組吸食的是同樣強度品種的大麻,實驗結果顯示第一組表示主觀的欣快感高很多,而且他們接受準確度測驗時顯示的反應較慢、協調運動也較差。

一談到精神刺激藥物總讓人聯想到成癮風險,但其實這是很粗糙的說法。特定藥物之所以會引發成癮風險的聯想,社會文化的因素影響很大。一種藥物若無法輕易取得,一般人就不太可能去使用,酒精與香煙容易取得,海洛因與古柯鹼卻很難,法律風險也最大,但經濟考量已經是最小的因素,同儕的態度、家庭、宗教信仰對一個人的藥物使用也都有影響。

為何會成癮

輸送方式

抽菸的精神刺激效果並不明顯卻很容易成癮,原因就是尼古丁的輸送方式。一支煙通常可以抽上10口,且一天中會抽很多支煙,每口菸約在15秒後會將尼古丁送到腦部的愉悅迴路,而注射海洛英之後,約在15秒後會感到強大的欣快感,一天抽一包菸的癮君子大約一天得到200次極微弱但快速的刺激,海洛英成癮者則是一天約兩次強大且快速的欣快感。

學習形式

打個比方說,假使你要一隻狗讓它召之即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一點食物當做報償,但如果你要訓練一隻狗能召之即來,你得馬上用一點食物吸引牠,當狗狗來的時候,如果你沒有馬上給食物,而是等30分鐘之後再給,那麼行為(召之即來)與報償的關係就很薄弱,狗狗也不容易學習。若注射海洛英是一大塊牛排,每天召喚狗狗一次,牠若聽話,就可大快朵頤,若吸菸是一小塊碎肉,一天召喚狗狗20次,每次聽話就給一小塊肉,那麼狗狗學習的速度就會快很多,這也是抽菸容易上癮的原因。

成癮是逐漸形成的

藥物成癮者普遍被社會定義為失敗者,這是因為成癮者都是冒著危害健康、家庭、事業等的危險使用藥物,但成癮並非馬上形成,用藥成癮最嚴重的問題其實是連續且重複地大量使用,當出現藥物耐受性後,就會開始大量使用,用藥者需要更高的劑量才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除了耐受性之外,還會發展出依賴性,成癮者不但需要更多的藥物才能得到刺激,不用藥時心理及生理的狀況也會變得很糟糕。成癮的後期,使用者會感覺對藥物的強烈渴求,藥物的欣快感逐漸消失,愉悅感被慾望取代。我們以為成癮者強迫用藥的動機是由於從藥物中得到愉悅,但事實並不然,多數的成癮者表示,已無法再從使用的藥物中得到多少愉悅,這是由於成癮的軌跡一旦形成,愉悅感就會被壓抑,除了愉悅感被壓抑之外,成癮還會引發其它經驗上樂趣的改變,如食物與性。

成癮是不是一種病

關於成癮我們還有許多部分不夠了解,在發展戒除成癮的治療方法上,仍有成足進步的空間。大部分的人都相信,成癮是一種病,但其實大部分的人也都認為成癮與意志薄弱有很大的關係,不管我們抱持何種偏見,不可否認的,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壓力太大、社會支持不足、遺傳或是早期用藥等,都有可能導致藥物成癮,而非只專屬失敗者。我們說成癮是種疾病,但不代表成癮者不必為反社會的選擇與行為負責,成癮與其他疾病不同,成癮者所造成的社會問題與社會成本,比起心臟病、高血壓這類疾病要高出太多了。也許成癮的發展不是成癮者的責任,但復原的過程卻絕對是。

看完了藥物成癮的成因與後果,小編希望各位讀者在用藥上一定要格外謹慎,我們依賴藥物來治療疾病,不該將精神與思想也託負其中,獨立完整的人格是不役於物的,世上也沒有任何短暫的愉悅值得拿健康、家庭及友誼去賭的。

, , ,

小飛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飛跑
  • 感謝您的支持喔 ~